助力轻音乐团探索“新轻音乐”之路84岁朱逢博再唱《我的祖国
发布日期:2022-01-14 08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从改革开放初期就傲立潮头的上海轻音乐团,昨晚以一台名为《追寻》的叙事性音乐会,作为“百年梦想百年赞歌”系列演出的开篇迎接建党百年,同时也探索“新轻音乐”之路。创团团长、84岁的朱逢博登台,与第二代女歌手钱慧萍、以及80后“关门弟子”丁一凡等,同唱一首《我的祖国》:“轻音乐团踏上新征程,我一定要撑一把!”

  图说:朱逢博(中)、钱慧萍(左)、丈夫大打出手 因妻子QQ网名较暧昧。丁一凡演唱《我的祖国》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

  正如以往,轻音乐团亮出的歌单都是人民群众最熟悉喜爱的歌曲;与以往不同,演唱的服装和方式,天津:科技“小巨人”顶天立地成“大气候”。是融入歌曲情境、再现故事情节、激发观众情感的叙事性、表演性歌唱。例如《我的祖国》一曲,演唱者都身穿军装,再现了其出处电影《上甘岭》的场景。这是新任团长、单田芳“关门弟子”董德平考虑以评书、相声等叙事性艺术与音乐表演艺术相结合的第一步。他表示,轻音乐是随着时代发展而演进的流行艺术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辉煌一时的原因就在于“顺应改革开放的步伐,引领当时的文艺潮流”,因而当下任务也是继续顺应新时代的潮流,所以“新轻音乐”这个理念有两层意思,“一当然是新的轻音乐风格、样式;二就是新时代的轻音乐。”

  这样的理念,来自他与开创上海轻音乐团的歌唱家朱逢博、指挥屠巴海的思想碰撞。董德平当团长的第一件事,就是拜访两位老艺术家。他说:“我发现老一代艺术家的思考一点儿也不老,反而很新。他们一句话就说到我心里了——轻音乐团的发展要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样全国风靡,就不能再用原来老的音乐,一定要创新。我们对标的目标,就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自己。”

  图说:作曲家、指挥家屠巴海在指挥乐团演奏他创作的曲目《幸福的傣乡》 新民晚报记者 郭新洋 摄

  轻音乐结构简单、节奏明快、旋律优美,是古典音乐、民间音乐等各种原版作品的改编版。它一方面传播了经典作品,一方面也原创出新的更受听众欢迎的版本。它看似令人轻松愉悦,但是其推陈出新的创作功力不轻,甚而更重。这就是放在上海轻音乐团面前的课题,当年,它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根本原因就是亲民。

  目前,在演出形式上,轻音乐团会更多地迈向“戏剧”,音乐剧、歌剧是最终目标之一。因而,昨晚的《追寻》主题音乐会,在演绎《请到天涯海角来》《阳光大道》等24首经典曲目之际,就尝试了歌曲联唱、音乐短剧等形式。总导演丁伟,也是音乐剧导演出身。在东艺的舞台上,音乐短剧呈现了建党伟业、遵义会议、建国伟业、改革春风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等叙事性场景,致力讲好红色主题故事。(新民晚报记者 朱光)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